欧易

欧易(OKX)

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

火币

火币(HTX )

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

币安

币安(Binance)

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

竹凉席厂变身特色民宿 安吉老板做了一本“生态经济账”

2023-05-23 04:42:03 711

摘要:春节临近,郑璋更忙了。这两天,在他位于天荒坪镇西鹤村的“清心谷”民宿,挖掘机热火朝天地拓宽着门前道路,10名工人们忙着门窗、灯饰等内部装修。“春节正式营业,老客从朋友圈看到消息就马上来预订了。”他笑着说,由于客房部分刚启动,自己心里没底,只...

春节临近,郑璋更忙了。这两天,在他位于天荒坪镇西鹤村的“清心谷”民宿,挖掘机热火朝天地拓宽着门前道路,10名工人们忙着门窗、灯饰等内部装修。“春节正式营业,老客从朋友圈看到消息就马上来预订了。”他笑着说,由于客房部分刚启动,自己心里没底,只接受了二三十位客人的预订。

▲民宿建设现场

从竹凉席厂老板到民宿老板,郑璋走了11年。

关停一家厂亏了100多万元

46岁的郑璋2005年前一直在杭州跑销售,手里积攒了一定的客户资源。看着安吉竹产业发展如火如荼,他决定回家试试,于是创办了“郑璋竹凉席厂”。凭着苦干、实干,厂子工人从三四名发展到三四十名,机器从三五台增加到二三十台,年产值从三四百万元到五六百万元,再冲破千万元。产品则远销全国各地,甚至还走向了中东和越南。

看似生意风生水起,小日子红红火火,但从业越久,郑璋却越打不起精神。

“苦、累,赚得其实也不多。”他介绍,竹凉席行业竞争激烈,因此衍生出压价、资金拖欠等问题,恶性竞争也层出不穷,发展举步维艰。更让他忧虑的是,该行业污染严重:离厂区10米开外就能闻到刺鼻油漆味,污水直排造成河道污染,车间里不仅粉尘漫天,堆积的竹粉也安全隐患重重。“每天都提心吊胆,担心火灾、担心环境污染,也担心自己和工人的身体。”他说,其实很多企业主都萌生退意,但停不下来。因为一停,损失严重。

但他还是咬咬牙,在2015年时把厂子关停了,果不其然,损失严重。

首先是在机器折旧上:花11万元购置的一套篾丝抛光喷漆机仅卖了3万元,以6万元价格买进的雕刻机最终以0.3元/斤的价格出售,相当于当废铁卖了,15万元购进的10台编织机,最后只卖了1万元。得知厂子关停了,进货商也恶意压价。原价40万元的20版竹席最终以20万元的价格售出。此外,按照行业“潜规则”,企业一旦不供货,供货商会将资金发放延后,为此上百万元的货款也被搁置了。

一来二去,郑璋亏损近百万元。“大家都说这是一笔‘糊涂账’,可算账不能只算眼前这点小账。”他说,不说安全隐患,光是厂子对环境的污染,也是这100万元换不回来的。

开了一家民宿花了500万元

关停厂子时,郑璋已经在为下一步发展谋划了。

在他看来,这些年,安吉休闲旅游产业发展势头高歌猛进,西鹤村前后接着五鹤村和马吉村这两大旅游村落,港山线就成了一条旅游线。环境好,还有潜在的客源,发展休闲旅游占尽天时地利人和。结合安吉休闲旅游已开始走品质路线,重重考量下,他决定创办一家中高端民宿。

可郑璋并没有急着行动。半年时间里,他停掉了手里所有的活,几乎每隔一周就要跑一次德清县莫干山镇。看环境、学服务、琢磨经营模式,常常一住就是好几天。“花了三五万块钱,还被人说成游手好闲。”回想那时的状况,他笑了,“可我毕竟是门外汉,不交学费怎么行?”

“哪怕不赚钱,把环境变漂亮了也行。”抱着这种想法,“清心谷”民宿的创建开始了。

收拾了后山10多亩荒山,盖起了木屋;租下了门前小河边的10多亩地,种菜搞养殖;还沿河增设了垂钓设施,丰富民宿的体验内容。前前后后,郑璋的投入已达500万元。不仅砸下了经营竹凉席企业这些年的积蓄,还向银行贷了款。

作为一期,民宿经营的内容仅包括餐厅和十余间客房。其中,光是餐厅设计装修就达100余万元。他打定心思,既然走品质路线,每个环节都要好好琢磨。因此在1年时间里,民宿的设计装修方案被改了无数稿。现在,“清心谷”绿意丛丛,设施完善,俨然青山间的一处小桃源。其实10多年前建厂时,郑璋就预见到了今后的转行。“一般小的凉席厂门前不会有一千多平方米的空地,当时建厂的时候就想着今后有可能要转型,所以就预留了这么大的停车场。”

掏出10万元拓宽道路

民宿内部要精雕细琢,外部环境也要改善。民宿门口道路路窄弯险,车子来去很是危险。要是真算起来,跟郑璋并没有多大关系。可他还是跑去和村里商量,问这段200米的道路能不能拓宽。“我们要发展民宿,道路安全必须要保障。”这番话,说得镇村干部都频频点头。

在和公路部门的协调下,道路拓宽顺利启动。因为临近悬崖,虽短短200米,却有多段路基需要垫高。为不耽误工期,郑璋自讨腰包垫付了10万元。“路好就行,别的以后再说。”听到有人说这又是一笔“糊涂账”,他质朴地补了一句,“只要能保障安全就行。”

2016年7月,“清心谷”餐饮业务启动运营。因为遇上了旅游旺季,算下来后,勉勉强强保了本。对此,他倒是很看得开。“民宿回本比一般行业慢,至少也要3年,我把时间放缓到了5年。”他解释,西鹤村自身没有景区,也无其它旅游资源,全靠周边村庄、景区。因此他将民宿当作西鹤村的休闲旅游项目在打造,依靠自身发展,吸引游客。

对于这些选择,郑璋没有半点后悔。“别的不说,厂子一关,民宿一开,西鹤村环境是真的好了起来。”他说。村里现在陆续也有村民加入到“关厂子、办民宿”的行列中。大烟囱没了,刺鼻味没了,黑河道没了,现在,美丽乡村里天蓝、水洁、土净、气清。

新年展望

新开的民宿将在春节期间运营,郑璋正抓紧服务人员的培训。“既然是中高端民宿,硬件跟上了,软件也要跟上。”他笑着说,现在是“互联网+”时代,自己要尽快学会利用这一平台,扩大民宿的知名度,招引更多客人。他也希望通过自己的成功转型,为村民树立样本,让更多人从传统产业从业大军中“转型升级”,既护好青山绿水,又用好绿水青山。

记者 吴静

更多精彩内容请下载湖州发布新闻客户端

下载地址请戳→http://hzfb.hz66.com/

版权声明: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,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( 微信:bisheco )删除!
友情链接
币圈社群欧易官网